【 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季刊】零工經濟勞動關係發展趨勢 ● 1111 玩出競爭力 - 旅遊玩樂資訊、分享各地旅遊情報的資訊平台

玩出競爭力

【 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季刊】零工經濟勞動關係發展趨勢  2020/12/15

作者: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季刊 | 照片提供: | 資料來源:

【 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季刊】零工經濟勞動關係發展趨勢

零工經濟勞動關係發展趨勢
中國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學系專任教授 李健鴻
採訪、撰稿/ 黃敏惠 特聘記者

近年,隨著數位化科技與各種新經濟模式的蓬勃發展,「零工經濟」在全球各國興起一陣浪潮,其中以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已開發國家,例如美國、英國等發展為最,吸引了日益增加的勞動者投入零工經濟領域,主要以知識工作者與服務工作者的投入最多,局部取代了傳統上以「典型勞動關係」為主的勞動型態。這些工作者雖然享有絕對的工作安排彈性與自由,但也苦於不健全的法律保障,以及面對無後路的工作風險等問題,該如何強化勞動保護制度與維持勞資關係,將是勞資政三方需積極正視之重要議題。

 

新工作模式背後的窮忙陷阱

從事零工經濟沒有年齡上的門檻,不侷限在固定的場所,亦不拘泥於固定化的工作時間,能讓工作者跳脫過去傳統階層化的管理模式,隨時可以利用閒暇時間,以網站或應用程式承攬零碎工作,如此充滿彈性的工作模式,不僅讓工作者兼顧本身的傳統行業,更能增加額外收入,普遍接受度極高,不僅吸引了眾多工作者投入,不少受到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 疫情影響,許多被資遣或被公司實施無薪假(減班休息)的勞工,為維持家庭生計,也紛紛投入其中。

雖然零工經濟充滿開創機會,但也隱含風險和成本,例如處理案件需要付出的有形與無形成本、平臺業者抽成導致壓縮案件利潤或是片面更改勞動契約、勞動剝削或詐欺等情形,導致承攬接案者權益受損情事發生。以臺灣近期相關訴訟為例,承攬接案者反映某清潔平臺業者先前承諾提供訓練期間津貼,事後卻無故反悔約定,導致承攬接案者不滿,逕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由於國內尚無相關判決依據,期間平臺業者提出訴願,試圖規避責任,勞資雙方纏訟一年,直至今(109)年7月雙方最終和解。

關鍵在於從屬性的關係認定

李健鴻表示零工經濟衍生的勞資關係認定難題,已經是世界各國面臨的共同議題,有鑑於此,各國已各自祭出解決之道。然而該如何強化勞動保護制度與維持勞資關係,我國應重新思考如何建立針對零工經濟的整體勞動保護制度,藉以讓從事零工經濟的所有勞動者都可以獲得基本的勞動保護。綜觀目前各國採取的勞動法制因應對策,可以區分為下列途徑,值得我國借鏡,從中思考適合臺灣勞動法制的因應對策。

首先第一種途徑係由個別勞動者提出司法訴訟,已經有不少國家採取這種途徑,例如,美國、英國、法國、澳洲等許多國家。以法國為例,曾有外送平臺將外送員認定為自營作業者而非受僱勞工,最後法國法院判決認定,平臺與外送員存在從屬關係,外送員應為受僱勞工,而非自營作業者,這項判決成為有利於法國外送員勞動權益的重要判例。這種途徑雖然有助於處理個別勞動者的勞動權益保護問題,但是顯然難以完整保護平臺經濟的所有勞動者。

第二種途徑則是不再以「僱用關係」做為規範「勞動關係」的考慮因素,並且對於從事各種新興勞動型態的勞動者,都提供基本的勞動保護。澳洲於2017年施行「勞務聘用執照條例」,經認定為人力供應業者,無論承攬或僱用關係均要求限時登記立案,除須申報主管機關之外,訪視時若發現未依規定辦理,主管機關會直接介入處置,上述立法主要目的,在於保護勞動者避免受到「勞務聘用的服務提供者」的剝削,並透過建立「執照的架構」,管理「勞務服務提供者」的經營活動,以擴大勞動法律對於勞動者的保護範圍。

第三種途徑是將零工經濟的勞動者認定為「中間勞動者」類型,有鑒於平臺經濟的勞動關係特徵,確實與傳統上僱用關係的勞動模式有所不同,因此,有一些國家已經在「承攬關係」與「僱用關係」之間創造出一種「中間勞動者類型」的途徑,提供勞動者獲得適當的勞動保護。以德國為例,德國勞動法將「類似勞工」歸介於「勞工」與「自營作業者」二種勞動者類別間。德國法律規定當勞動者的收入中,有超過50%比例來自於同一位勞務需求者時,則這名勞動者就會被認定為「中間類型的勞動者」,但是要想將這種「經濟收入比例」的認定標準應用於零工經濟,卻會產生認定上的困難,因為零工經濟是藉由數位平臺的聯結而運作,在複雜多變的網路世界中,要想確認零工經濟的勞動者是否有超過一定比例的收入來自同一位勞務需求者,又或是一定比例之收入來自於同一數位平臺機構,其實有相當大的實務困難,不易明確區辨;另外,有一些零工經濟的勞動者,若是在一段時期內藉由數家平臺機構,承接數個勞務需求者的工作,其收入來源將更難以辨認,這些都是各國政府未來必須思考解決的實踐議題。

第四種途徑則以立法途徑釐清或擴大勞動法律內對於「僱用」概念的定義,以美國為例,美國加州參議會於2019年通過第5號議會法案(Assembly Bill 5,簡稱AB 5),要求Uber、Lyft等網路平臺業者,將旗下合作司機視為正式聘僱員工,不得列為承包(contractor),擴大對零工經濟的所有勞動者提供基本的勞動保護,例如保障其最低工資、失業保險、帶薪病假等。這項新的法案延續加州最高法院在2018年的「ABC檢驗標準」判決,限縮雇主對於獨立承攬者的認定範圍,相對擴大了勞動法律對於「僱用關係」的適用範圍,美國其他各州也紛紛跟進立法,將身分認定與勞動權益法制化。

我國現況及未來展望

反觀我國,勞動部採取「勞動檢查」以及制定「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二項行政措施,「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強調個案事實及整體契約內容具有下列要素之全部或一部,經綜合判斷後,足以認定勞務提供者係在相當程度或一定程度之從屬關係下提供勞務者,其與事業單位間之法律關係應屬勞動契約,至於「從屬關係」的認定面向,包括「人格從屬性」、「經濟從屬性」、「組織從屬性」、「其它判斷之參考」等四個判斷面向,同時勞動部並且公布了「勞動契約從屬性判斷檢核表」,四個判斷面向共計有25項問題,提供勞資雙方自行檢視,短期內對於零工經濟下勞資關係的認定爭議問題,將產生一定的引導作用。有鑒於行政指導原則並未具有對於一般民眾的法律拘束力,因此中長期而言,針對零工經濟的勞動者身份爭議進行法制化的規劃,是有必要思考的解決途徑。至於是否如同美國加州採取「制定專法」的途徑,則有待臺灣社會各界的討論與尋求共識。

 

加州第22號提案於2020年11月公投通過 對全球「零工經濟」法制發展方向影響深遠

加州第22號提案(Proposition 22)於2020年11月3日經由加州選民投票結果出爐,最終獲得58% 選民支持通過提案。此提案一通過,Uber、Lyft等藉由App媒合服務資源與需求的營運模式,將可不受今年初正式啟用全新勞工法案 (AB5) 影響,依然可維持讓合作司機、外送服務人員等能以獨立個體形式,透過Uber等服務平台承攬服務項目,同時也不用被視為是Uber等服務僱員身分,其內容對於平臺與承攬商、消費者三方權益關係與責任定義的標準,將成為美國各州的參考準則,也成為各國未來零工工作與制定平臺經濟服務模式法規之重要參考指標,值得國內持續關注。

 

資料來源:社團法人台灣數位平臺經濟協會,https://reurl.cc/145kRY

 

參考來源
新北市政府「勞資爭議類型化個案選輯第16輯」李健鴻 零工經濟下勞資關係的認定難題:「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的省思

 

更多詳情請見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季刊:零工經濟勞動關係發展趨勢

回上一頁